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【楼诚】遗谁7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
木娄总既然救出来了,合计一下大概是要开始泼狗血以及倒数了~朋友们,你们还记得许以皈和许鹤么?
前文: 遗谁1  遗谁2  遗谁3  遗谁4  遗谁5  遗谁6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阿诚……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明楼搂着怀里温度有些低的身体,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到了痛处,眉头猛地蹙紧。明诚双手发抖,想替他抚平,却因为透明而摸不到实体。

雪落稀疏,只剩风里夹杂的一点冰凉,轻飘飘从两人中间穿过。

明诚恍惚记得前一次同明楼看到这样大且久的雪,是在自己进刚向导院半年的时候。


十二月粼波湖畔总是有微风穿梭,日落同日出是一样的白。没有半点红,却也白得让人看不到头。

黄昏的时候明诚才迟迟赶来,明楼在湖畔毫无形象地坐着,身旁散落着开封的未开封的酒。明诚蹲下去的时候明楼还没有注意到他,正僵硬地去摸没开的酒,被明诚不着痕迹地挪远了一点。

“大哥……”明诚没见过喝醉的明楼。记忆里明楼从来没被灌成功过,现在的他让明诚有些怵。

明楼转过来,看见他的时候眼里闪过一瞬间期待的惊喜,又同落日一样一块儿慢慢沉下去。明诚被这一眼看得难受,明明是他让自己来的,难不成只是随口客气一番,自己还当真了?

纷乱的思绪扰得他心里堵。过近的距离让他忘了明楼喝醉了,那些不过是醉鬼无意识的动作。明诚伸手去扒袋子里的酒,想都没想就尝了一大口。以前从来没有机会尝试过,向导院禁酒禁得厉害。平时同寝室的哥们儿偷偷藏酒他都不屑一顾,可此时此刻他突然很想喝一口。

太阳落下去了,夜里突然下起了雪。明诚衣服穿少了,他喝得迷糊,握着酒情不自禁地朝明楼那里挨。明楼也不躲,反而掀开了外套招呼他来。明知道不该贪恋,也许人就是这么得寸进尺吧。

“阿诚……今天是我妈的祭日。”最后二人并排躺在地上,亭子外的雪越下越大,几乎铺满地面,明楼侧着身朝他笑得极难看,“我妈是被我爸折磨死的……被我爸和她的精神连接折磨死的。”

“我爸一个军人,过年都不着家,他他凭什么……嗝”明楼狠狠拍了一下地面,明诚趴着蜷在他身边,跟着轻轻抖了一下。明楼腾出手来拍拍他,“……我那时候觉得我妈傻,跟当兵的建立精神链接,万一对方牺牲了,自己就离死不远。她还非不愿切断连接……

“我爸牺牲挺正常的,战场上刀剑无眼,可他凭什么耽误别人。他是杀了很多敌人,他是烈士……可他也杀了我妈。

“我当时想啊,我长大绝对不当军人……

明诚闻言艰难地滚了一圈爬起来,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衣领,用滚烫的手心去摸明楼手背,“哥哥……”他心里莫名难受得紧,却无能为力。他样亭子外面看,天地间白得茫然。

“……后来一不小心真当了军人……我只能想着……绝对不结合,绝对不建立契约。马革裹尸是我一个人的事,我不许任何人为我伤心。”

大雪飘了一夜,明诚不记得那个夜里后来他究竟是不是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他已经躺在自己寝室里了。藏酒的室友找他邀功,说替他瞒过了偷喝酒的事情,他却愣怔地在床上蜷缩起来,无声地掉眼泪。吓得室友手忙脚乱不知所措。

明诚望着未停的雪,猛地震颤。是了,这就是明楼的心结了。十年天涯相隔,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痛苦。明楼被困囿在这样的犹豫里,生生把二人从中间撕开。

怎么可能,明诚眼眶发热,明楼说不结合就不结合的么,他以为他说了算?明楼以为自己是需要绝对安全感的人,不能容忍和不与自己结合的人在一起。

他错了,明诚狠狠攥了攥拳头,在心里骂明楼。

事实上他根本不是渴求安全感才渴望建立连接,他只是希望自己能有用一点,长到和他并肩。明诚在白色的石柱上刻身高,每一次都期待着长得快一点,再快一点……这样才能追上明楼。

谁料到头来,明楼还把自己当孩子。关心则乱,爱深成痴。明楼啊……明诚别扭地想笑,却笑不出来。

“大哥……”明诚的眼神在他身上巡着,“你不许任何人为你伤心,你觉得很伟大么……可你有没有想过,我为你有多伤心?”

明楼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,愣怔地停住了抬在半空中的手。

“你说军人在战场上总会牺牲,那你为什么带我到向导院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明楼看着眼前的青年,虽然影像尚在初遇,眼里却透着光亮。男孩儿的身形不断颤抖,透明到几乎不见。明楼只觉得他要站不住了。

“你说建立连接以后两人都是双倍的痛苦,你为什么不觉得是折半的……”

明诚眼前重影,还是努力稳住,明楼的心结尚在,他不能这么快抽离精神。

明楼伸手想揽快要摔了的明诚,却摸到一手冰凉。

“明楼……我需要的安全感是只你才能给我的,我想要精神连接是因为……我想站在你身边,”明诚笑得虚弱,一字一顿,“你不能这、么、自、私。”

“阿诚……”明楼嗓音发哑,开口都艰涩。

“如果是你……我一定答应。好吗?”明楼抬起颤抖得不成样子的手,想要捧明诚面颊,却直接穿了过去。明楼的瞳孔瑟缩,有些不解,“……阿诚?”

“……好。”明诚连眼泪都透明,散落在空中,错落纵横。

声音几乎散开,明诚的身体终于随风消失。只剩下一缕单薄的精神,被吹了去,明楼抓不到。

明楼猛地瞪大了眼,朝前狠狠地一扑,却只抓住一片虚空。明楼受过大的惯性陡然跪下去,膝盖磕到地上他却仍旧脸上带笑,仿佛痴了一般跪着不动,只有泪水在一颗颗掉。地面停止了晃动,明楼就跪在那里发抖,开口只能发出无声的干嚎,手指紧扣着地面。

精神里没了损坏的核心事件,原本盘踞心中多年的心结也被彻底松开。围绕着他的东倒西歪的大树一起来,树干粗壮,树叶长出来,是属于盛夏的青翠。远处有高楼拔地而起,海水退潮,露出大片的地面。

许是这么多年这个沉重的心结禁锢着他,明楼的精神挣脱了桎梏后修复得飞快。寂静的世界恢复了生机,再也不会没有声响了。他的精神终于由风雨飘摇渐渐平静,平静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雪停了。

粼波湖初遇时的明楼的影像呆滞良久,终于从跪伏的姿态爬起来。疑惑地看着身旁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树——枝繁叶茂,有鸟在上头筑巢。

这儿不是粼波湖么……怎么如今成了茂密的树林?


6:00p.m.

明楼被敌方囚禁的第四十小时,从敌军总部杀出来。以所有人包括孙泽都没有料到的姿态,重返总部。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跪求红蓝 以及评论qwqqqq

一个小姐姐之前问我写文怎么坚持过万字
我跟她说大概是因为爱吧。

我真的很爱他们了!

评论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