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不互攻 不逆 攻苏受控

控着控着……就爱上王先生了


新高二٩( 'ω' )و

日常制造黑历史

qq2352308205因为周围都没有吃楼诚的所以希望大家随便加我欢迎唠嗑谢谢谢谢

决定就是你了

请务必待我好一点

看到这组照片的时候真的叫出来了,尤其是这一张

我爸在旁边

“……你嚎什么”
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王老师你不能这么耽误我!!!

赵启平同学收到了一封情书。

准确来说没拆开它之前,他一直以为是哪位同学交上来的作业。两大张四百格,拿小夹子夹住,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他桌上。清晨来到学校的赵启平差点儿被这位同学感动哭。事实上身为语文课代表,他的桌子日常被组长蹂躏,就没干净过。

但是拆开作文准备平铺开的时候,赵启平嘴里叼的面包掉了下来。这是一封情书。显而易见的。
毕竟写的人毫不避讳地写在标题栏。

本来粉色的心形卡片塞了一抽屉的赵同学是不想看的,然而工整俊逸的字让他挪不开眼,无意识的翻过了一面,才醒过神来,愣怔地目视前方。

谭宗明,和他同校的学长,写作文笔优美,字迹工整,中心明确,堪称应试作文典范。

可是……可是这……这些的都什么啊!

当年还没有经历过片子洗礼的赵同学梗着脖子,硬生生红了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图……一看就是没学过画漫画,只能闭门造车的菜鸡 瘫
画图居然是三十票啊
相当于五千字!

于是辣鸡写手突然心动想试试产图
趁101还没开始之前摸鱼练手争取未来两个月能突飞猛进!

结果证明了我既不适合写文也不适合画画我还是玩泥巴好了(不是)

穷困潦倒某某依 实名恳请大家投谭赵

发现楼诚101的正式比赛

一直持续到八月三十一号

也就是说

我可以花一整个暑假玩命pick谭赵!

本小透明的票也是票!

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活动原则!

谢谢大家谢谢谢谢谢谢!

【楼诚】【pwp】海水朝

一发甜肉

>ooc属于我,美好属于他们

>虽然是车但想要评论qwq

>尝试开新风格的车,文风日渐模糊

走链接(我会用ao3了啊啊啊啊啊):

海水朝

百度网盘,内含之前开过的一些车  
密码:973x

【谭赵】有光进来了(上)

*(下)才是真正的大(划掉)车

*不稳定更新

求红蓝和评论qwqqqqq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石墨你要是不屏蔽我你永远是我大哥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为什么看日出

“谭宗明……”赵启平曾经站在他别墅的落地窗前往外看,额头轻轻贴着玻璃。窗外没有其他高楼阻挡,赵启平像是站在一片绵延的云海中央。谭宗明抬头看他,他正回头:“……为什么看日出呢?”

没有来由似的一个问题。谭宗明朝他走过去,步子平缓。这么多年他早就把他的平平从里到外摸了个清楚,甚至这样突然的问题都习以为常。谭宗明缓缓地露出一个笑来。

他爱极了赵启平这样不经意的每一个习惯,这么多令他心动的部分组成的赵启平。他觉得这就该是他谭宗明的人。

日出,一直以来总是美好的意向。看日出也是无数爱人之间浪漫的方式。刺破夜空的光亮奔涌,喷薄而出,是鲜亮,是新生,是一切美好的词汇。传说里旸谷生出的杲杲,王湾生残夜的海日,白居易红胜火的江花,查海生醉后黑暗的尽头。

亿万年聚变着的原子放出的热、人眼看不见淹没在空中的色球层、如火焰跃动的日冕、秒针移动四百九十八格前的吐息。千百年来无数人伸手想摘的那团火,远在一亿五千多万千米外,却又近在眼前。在彼此视线间,在彼此胸膛里,扑通跳动。

谭宗明没开口,就这样看着赵启平的眼睛。赵启平偏了偏头,嘴角跟着他的思绪一点点扬起来。
没有讲话,却分明一字一句都听得见。

谭宗明往前走一步环住他细瘦的腰,接下来这一句,无论如何都得开口了。他的手掌一点点上移,托住赵启平的面颊。言语笃定,仿佛确信就是赵启平要的回答。

“……因为我爱你。”

谭宗明哪里有什么诗人的多情,他从来只为赵启平一人动心。赵启平望着他的眼睛,把他将说的未说的都听尽了。

心有灵犀者,把距离骤减,吻在了一起。





*节选自之前写的一篇中道崩殂的pwp
*现在一看真是写得语无伦次_(:D)∠)_

等你回来

船笛响起来的时候,港口突然静了。那声音很长、很响亮,仿佛刻意阻断依依不舍之人的告别似的。

明诚在一片单调的音节里呆滞了半晌,才迟钝地伸手去够脚边的行李。身旁已经有行人匆匆朝着检票的地方去了,他面朝人流相反的方向发呆。

明楼便在他一步之外看着他发呆。他明知道他是想等一句话。什么都好,只要一句话。然而明楼就杵在那里,眼睛片刻没有离开过明诚漂亮的指节,那段手指最终无力地拧了拧,叫明楼心底狠狠一抽。

好似大梦初醒,明诚这才回过神来,隔着一段不远的距离盯了明楼一会儿。便不做停顿地转身顺着人群去了。明楼终于抬头,望着那个一眼可见的背影。

阿诚真好看。
这么多年了,他从十岁到如今,竟然长得这么好看了。不同于从前的胆怯腼腆,明楼看了他这么多年,这个背影渐渐地长成他从前想象的样子。然而此时,这个消瘦过分的身影,明楼看见了其他人都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汽笛又响了一声,这回是急促的,明楼突然像被狠狠敲了一下般一个哆嗦,几乎是拼尽全力狂奔。

岸边拖着行李的人都顾不上管他,船要开了。船一开,同这片偌大土地的维系便所剩无几了。舱门边儿上从来没有人驻足。

明楼发疯一样穿过人山人海,连身上被冲撞都没了感觉。明诚的后脑勺晃动,在他眼前越来越清晰。明楼在巨大的汽笛声里捞回一声呼喊。

“明诚!”眼前的后脑勺顿了一下,没有回头。事实上明诚并不敢回头,生怕望见一片泡影。

明楼还在吼,声音嘶哑:“等你回来,我……”

然而明诚猛然回头不可察地匆匆瞥了他一眼,然后轻飘飘跑了。他怎么跑得这么快,明楼愣在原地。原来未出口的话被截断,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了。这个时候他脑海里,竟然只剩下赞叹。

明诚没哭,从头到尾都没。他站在舱门的拐角,逃避一句承诺。他不是不期盼承诺,可他不敢要。明诚的手攥紧了胸前的衣襟,艰难地喘着气,他才又挣扎着活过来了。

他从来不信承诺,他求一句承诺也并不是想要。真矫情,明诚扯出一个潦草的笑。他只要一句“等你回来”,他宁愿明楼说的只是“等你回来”。

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动人的句子了。即使他从此颠沛流离,即使他永远背井离乡。这一句话够他活一辈子了。

便不能回头了。












*复健道阻且长_(:D)∠)_

【楼诚】遗谁8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
上一章把在明楼精神图景内的故事讲完了。前面是成全他们的双箭头,让他们发现爱着对方并成功表白。后面的部分就是狗血伪三角啦啦啦~
前文: 遗谁1  遗谁2  遗谁3  遗谁4  遗谁5  遗谁6  遗谁7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查不出敏感词……
清水走剧情而已嘛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看完记得回来呀qwqqq

求红蓝求评论

【楼诚】遗谁7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
木娄总既然救出来了,合计一下大概是要开始泼狗血以及倒数了~朋友们,你们还记得许以皈和许鹤么?
前文: 遗谁1  遗谁2  遗谁3  遗谁4  遗谁5  遗谁6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阿诚……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明楼搂着怀里温度有些低的身体,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到了痛处,眉头猛地蹙紧。明诚双手发抖,想替他抚平,却因为透明而摸不到实体。

雪落稀疏,只剩风里夹杂的一点冰凉,轻飘飘从两人中间穿过。

明诚恍惚记得前一次同明楼看到这样大且久的雪,是在自己进刚向导院半年的时候。


十二月粼波湖畔总是有微风穿梭,日落同日出是一样的白。没有半点红,却也白得让人看不到头。

黄昏的时候明诚才迟迟赶来,明楼在湖畔毫无形象地坐着,身旁散落着开封的未开封的酒。明诚蹲下去的时候明楼还没有注意到他,正僵硬地去摸没开的酒,被明诚不着痕迹地挪远了一点。

“大哥……”明诚没见过喝醉的明楼。记忆里明楼从来没被灌成功过,现在的他让明诚有些怵。

明楼转过来,看见他的时候眼里闪过一瞬间期待的惊喜,又同落日一样一块儿慢慢沉下去。明诚被这一眼看得难受,明明是他让自己来的,难不成只是随口客气一番,自己还当真了?

纷乱的思绪扰得他心里堵。过近的距离让他忘了明楼喝醉了,那些不过是醉鬼无意识的动作。明诚伸手去扒袋子里的酒,想都没想就尝了一大口。以前从来没有机会尝试过,向导院禁酒禁得厉害。平时同寝室的哥们儿偷偷藏酒他都不屑一顾,可此时此刻他突然很想喝一口。

太阳落下去了,夜里突然下起了雪。明诚衣服穿少了,他喝得迷糊,握着酒情不自禁地朝明楼那里挨。明楼也不躲,反而掀开了外套招呼他来。明知道不该贪恋,也许人就是这么得寸进尺吧。

“阿诚……今天是我妈的祭日。”最后二人并排躺在地上,亭子外的雪越下越大,几乎铺满地面,明楼侧着身朝他笑得极难看,“我妈是被我爸折磨死的……被我爸和她的精神连接折磨死的。”

“我爸一个军人,过年都不着家,他他凭什么……嗝”明楼狠狠拍了一下地面,明诚趴着蜷在他身边,跟着轻轻抖了一下。明楼腾出手来拍拍他,“……我那时候觉得我妈傻,跟当兵的建立精神链接,万一对方牺牲了,自己就离死不远。她还非不愿切断连接……

“我爸牺牲挺正常的,战场上刀剑无眼,可他凭什么耽误别人。他是杀了很多敌人,他是烈士……可他也杀了我妈。

“我当时想啊,我长大绝对不当军人……

明诚闻言艰难地滚了一圈爬起来,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衣领,用滚烫的手心去摸明楼手背,“哥哥……”他心里莫名难受得紧,却无能为力。他样亭子外面看,天地间白得茫然。

“……后来一不小心真当了军人……我只能想着……绝对不结合,绝对不建立契约。马革裹尸是我一个人的事,我不许任何人为我伤心。”

大雪飘了一夜,明诚不记得那个夜里后来他究竟是不是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他已经躺在自己寝室里了。藏酒的室友找他邀功,说替他瞒过了偷喝酒的事情,他却愣怔地在床上蜷缩起来,无声地掉眼泪。吓得室友手忙脚乱不知所措。

明诚望着未停的雪,猛地震颤。是了,这就是明楼的心结了。十年天涯相隔,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痛苦。明楼被困囿在这样的犹豫里,生生把二人从中间撕开。

怎么可能,明诚眼眶发热,明楼说不结合就不结合的么,他以为他说了算?明楼以为自己是需要绝对安全感的人,不能容忍和不与自己结合的人在一起。

他错了,明诚狠狠攥了攥拳头,在心里骂明楼。

事实上他根本不是渴求安全感才渴望建立连接,他只是希望自己能有用一点,长到和他并肩。明诚在白色的石柱上刻身高,每一次都期待着长得快一点,再快一点……这样才能追上明楼。

谁料到头来,明楼还把自己当孩子。关心则乱,爱深成痴。明楼啊……明诚别扭地想笑,却笑不出来。

“大哥……”明诚的眼神在他身上巡着,“你不许任何人为你伤心,你觉得很伟大么……可你有没有想过,我为你有多伤心?”

明楼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,愣怔地停住了抬在半空中的手。

“你说军人在战场上总会牺牲,那你为什么带我到向导院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明楼看着眼前的青年,虽然影像尚在初遇,眼里却透着光亮。男孩儿的身形不断颤抖,透明到几乎不见。明楼只觉得他要站不住了。

“你说建立连接以后两人都是双倍的痛苦,你为什么不觉得是折半的……”

明诚眼前重影,还是努力稳住,明楼的心结尚在,他不能这么快抽离精神。

明楼伸手想揽快要摔了的明诚,却摸到一手冰凉。

“明楼……我需要的安全感是只你才能给我的,我想要精神连接是因为……我想站在你身边,”明诚笑得虚弱,一字一顿,“你不能这、么、自、私。”

“阿诚……”明楼嗓音发哑,开口都艰涩。

“如果是你……我一定答应。好吗?”明楼抬起颤抖得不成样子的手,想要捧明诚面颊,却直接穿了过去。明楼的瞳孔瑟缩,有些不解,“……阿诚?”

“……好。”明诚连眼泪都透明,散落在空中,错落纵横。

声音几乎散开,明诚的身体终于随风消失。只剩下一缕单薄的精神,被吹了去,明楼抓不到。

明楼猛地瞪大了眼,朝前狠狠地一扑,却只抓住一片虚空。明楼受过大的惯性陡然跪下去,膝盖磕到地上他却仍旧脸上带笑,仿佛痴了一般跪着不动,只有泪水在一颗颗掉。地面停止了晃动,明楼就跪在那里发抖,开口只能发出无声的干嚎,手指紧扣着地面。

精神里没了损坏的核心事件,原本盘踞心中多年的心结也被彻底松开。围绕着他的东倒西歪的大树一起来,树干粗壮,树叶长出来,是属于盛夏的青翠。远处有高楼拔地而起,海水退潮,露出大片的地面。

许是这么多年这个沉重的心结禁锢着他,明楼的精神挣脱了桎梏后修复得飞快。寂静的世界恢复了生机,再也不会没有声响了。他的精神终于由风雨飘摇渐渐平静,平静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雪停了。

粼波湖初遇时的明楼的影像呆滞良久,终于从跪伏的姿态爬起来。疑惑地看着身旁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树——枝繁叶茂,有鸟在上头筑巢。

这儿不是粼波湖么……怎么如今成了茂密的树林?


6:00p.m.

明楼被敌方囚禁的第四十小时,从敌军总部杀出来。以所有人包括孙泽都没有料到的姿态,重返总部。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跪求红蓝 以及评论qwqqqq

一个小姐姐之前问我写文怎么坚持过万字
我跟她说大概是因为爱吧。

我真的很爱他们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