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为什么看日出

“谭宗明……”赵启平曾经站在他别墅的落地窗前往外看,额头轻轻贴着玻璃。窗外没有其他高楼阻挡,赵启平像是站在一片绵延的云海中央。谭宗明抬头看他,他正回头:“……为什么看日出呢?”

没有来由似的一个问题。谭宗明朝他走过去,步子平缓。这么多年他早就把他的平平从里到外摸了个清楚,甚至这样突然的问题都习以为常。谭宗明缓缓地露出一个笑来。

他爱极了赵启平这样不经意的每一个习惯,这么多令他心动的部分组成的赵启平。他觉得这就该是他谭宗明的人。

日出,一直以来总是美好的意向。看日出也是无数爱人之间浪漫的方式。刺破夜空的光亮奔涌,喷薄而出,是鲜亮,是新生,是一切美好的词汇。传说里旸谷生出的杲杲,王湾生残夜的海日,白居易红胜火的江花,查海生醉后黑暗的尽头。

亿万年聚变着的原子放出的热、人眼看不见淹没在空中的色球层、如火焰跃动的日冕、秒针移动四百九十八格前的吐息。千百年来无数人伸手想摘的那团火,远在一亿五千多万千米外,却又近在眼前。在彼此视线间,在彼此胸膛里,扑通跳动。

谭宗明没开口,就这样看着赵启平的眼睛。赵启平偏了偏头,嘴角跟着他的思绪一点点扬起来。
没有讲话,却分明一字一句都听得见。

谭宗明往前走一步环住他细瘦的腰,接下来这一句,无论如何都得开口了。他的手掌一点点上移,托住赵启平的面颊。言语笃定,仿佛确信就是赵启平要的回答。

“……因为我爱你。”

谭宗明哪里有什么诗人的多情,他从来只为赵启平一人动心。赵启平望着他的眼睛,把他将说的未说的都听尽了。

心有灵犀者,把距离骤减,吻在了一起。





*节选自之前写的一篇中道崩殂的pwp
*现在一看真是写得语无伦次_(:D)∠)_

评论(2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