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等你回来

船笛响起来的时候,港口突然静了。那声音很长、很响亮,仿佛刻意阻断依依不舍之人的告别似的。

明诚在一片单调的音节里呆滞了半晌,才迟钝地伸手去够脚边的行李。身旁已经有行人匆匆朝着检票的地方去了,他面朝人流相反的方向发呆。

明楼便在他一步之外看着他发呆。他明知道他是想等一句话。什么都好,只要一句话。然而明楼就杵在那里,眼睛片刻没有离开过明诚漂亮的指节,那段手指最终无力地拧了拧,叫明楼心底狠狠一抽。

好似大梦初醒,明诚这才回过神来,隔着一段不远的距离盯了明楼一会儿。便不做停顿地转身顺着人群去了。明楼终于抬头,望着那个一眼可见的背影。

阿诚真好看。
这么多年了,他从十岁到如今,竟然长得这么好看了。不同于从前的胆怯腼腆,明楼看了他这么多年,这个背影渐渐地长成他从前想象的样子。然而此时,这个消瘦过分的身影,明楼看见了其他人都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汽笛又响了一声,这回是急促的,明楼突然像被狠狠敲了一下般一个哆嗦,几乎是拼尽全力狂奔。

岸边拖着行李的人都顾不上管他,船要开了。船一开,同这片偌大土地的维系便所剩无几了。舱门边儿上从来没有人驻足。

明楼发疯一样穿过人山人海,连身上被冲撞都没了感觉。明诚的后脑勺晃动,在他眼前越来越清晰。明楼在巨大的汽笛声里捞回一声呼喊。

“明诚!”眼前的后脑勺顿了一下,没有回头。事实上明诚并不敢回头,生怕望见一片泡影。

明楼还在吼,声音嘶哑:“等你回来,我……”

然而明诚猛然回头不可察地匆匆瞥了他一眼,然后轻飘飘跑了。他怎么跑得这么快,明楼愣在原地。原来未出口的话被截断,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了。这个时候他脑海里,竟然只剩下赞叹。

明诚没哭,从头到尾都没。他站在舱门的拐角,逃避一句承诺。他不是不期盼承诺,可他不敢要。明诚的手攥紧了胸前的衣襟,艰难地喘着气,他才又挣扎着活过来了。

他从来不信承诺,他求一句承诺也并不是想要。真矫情,明诚扯出一个潦草的笑。他只要一句“等你回来”,他宁愿明楼说的只是“等你回来”。

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动人的句子了。即使他从此颠沛流离,即使他永远背井离乡。这一句话够他活一辈子了。

便不能回头了。












*复健道阻且长_(:D)∠)_

评论(5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