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【楼诚】遗谁6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
深夜发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´_>`
说有更新的flag没有倒哈哈哈哈
前文:遗谁1  遗谁2  遗谁3  遗谁4  遗谁5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眼前的图景变得模糊,感受到异样的气息在眼前滚动翻腾着,明诚稳了稳身子闭上眼,却抵不住眼角鼻尖都隐隐发酸。他手里紧攥着破碎的袖口,额上的碎发垂落,被汗水浸得微微卷曲。看着狼狈。眼前的狂风猛吹,热流扑在他脸上,明诚睁开眼的时候,终于看到南田模糊的身影。
明诚喘着气渐渐平复下来,模糊的重影又叠起来。南田的影像终于清晰。她戏谑的神情在明诚眼前忽明忽灭,让他头痛之极。

却比不上心里狠狠的抽动。

她还是来了么,不应该的。明诚垂着头尽力压抑着自己簌簌颤抖的身体。他突然觉得一切是自己的错。他应该早一点发现的,早一点知到这份互相赊欠又不肯讨不敢讨的情。这十年白费的潦草,那三年强行的克制就都粉碎了,明楼也不会像如今这样——风雨飘摇的精神被把握在他人手里。而他最信任的人,尚无力争夺,只有沉默。

明诚的眼睛越过南田,直直看着湖心二十三岁的明楼,似要诀别。粼波湖初见这件事是他的核心事件,也是明诚的。事实明楼在救起十四岁的小向导的那一刻,也救起了迷惘的自己。
明诚分神想,明楼大概不知道,他是自己的重生、是自己的起点,也盼望着他可以是自己的终点。

哪怕只是精神的终点,是漂泊了许久找到了的一个栖息地。

明诚抬起头时,眼里是一片骇人的空白。南田洋子饶有兴味地看着,伸手理了理自己的短发。“阿诚先生,你很优秀。”她向前跨了一步,脸在明诚眼前突然方大,“要不是许鹤……我可能真就发现不了你了。”

明诚站在原地,眼神发直。然而随着南天嘴角扬起无法掩饰的弧度,身旁树林里的树木像是被抽了水般逐渐干瘪,发出不堪承受的嘎吱声。明诚明白自己时间不多了,精神久不回归肉体即将被抽离,眼前黑一阵白一阵。南田洋子恣意的声音仿佛绕着他耳边。

“好可惜……中国古代是不是有句诗叫做‘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’?……别担心,我祝你们在地下做连理枝?”

四周的树木开始一点点枯萎,枝干仿佛缺水一半萎缩变黄。原本的葱郁仿佛瞬间变成萧瑟的秋天。落叶雨点一般砸下来,落在了他们头顶。一个如胜者得意地挺立,另一个却不甘落败般不肯倒下。风声夹杂着落叶簌簌作响。无边落木萧萧下么……南田总是想起来一些不适时的诗句。
明诚累极般闭了闭眼又缓缓睁开眼,恢复了清明,嘴角甚至带了点笑,“那么南田小姐为什么不动手呢?”

南田洋子像是终于想起来了什么,耸了耸肩轻声嗤笑,“我乐意有人观赏我毁灭一个人……刚好赶上有你这个观众来了嘛,并且还不是一般的观众呢,你看——”

她的面前隐约出现了一个小孩儿的身影。明诚的瞳孔有一瞬间的瑟缩,眼睛里倒影出来一模一样的自己。是一样的惊惧。

“跟你现在长得一模一样……你就不觉得奇怪?”南田的手攀上昏迷的小孩儿的脖颈,在最柔嫩的地方摩挲。

明诚呼吸凌乱。怪不得他初入第五层的时候,水里的影子叫他心烦意乱。是因为太像了……让他误以为是影子么。

南田洋子猛然翻手掐住男孩子纤细的脖子,欣赏着手里的小孩儿无意识地挣扎。明诚眼看着,几乎要错以为那是被养母虐待自己,痛苦无助,等不到一个救赎。然而南田还在絮絮叨叨,“这一层里头你就是他的核心事件,所以这一层的你会和明楼心中的你一模一样,不奇怪吧?我觉得最奇怪的还是……”

南田终于下了狠劲儿,手里的小孩儿突然猛地颤抖后厥了过去,“……明楼终于受不了了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”

说着屏了投影,渐渐消失在图景的虚空里。明诚看着自己从眼前摔下来,颤抖着想去扶起来。不想他落下的地方竟地裂山崩,小孩儿从裂痕里坠落,明诚被震得猛一趔趄,只来得及牵住他衣角。衣物撕裂的声音过后,剩下一块碎布在他手里。

树林里的树木全都四向倒塌,强烈的震感让明诚站不稳,精神世界里突然洋洋洒洒下起了大雪。雪如鹅毛兜头盖下来,似是要掩埋着局已经丢了将的败棋。他的手依旧空握着,手心里还是微凉的触感。抽离中的精神使他手掌接近透明。他突然被那一握激得清明了一些,回身踩着碎石向湖心狂奔。明楼的图景在一点点坍塌。


怎么做?


尚在向导院的时候,王教授教过他。任何最急迫的时候,你应当最冷静。明诚在滔天大雪里尽力飞奔。


白茫茫的世界里剩下他自己。明诚听见自己的心跳微弱,一声一声。


如果世界上没有明诚,明楼会怎么做?


砰砰——砰砰——


明楼不会怎么做。


因为世界上如果还有最后一个明诚。他死也会去找到。


明诚睁开眼,聚焦起来的墨色瞳孔里堆聚着不变的决绝。

他去替代自己被毁了的影像。他去同明楼初遇。


否则核心事件牵连着未来那么多确定或不确定的事情,都会灰飞烟灭。


明诚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,所幸是他。却又千恨万恨是他。



皑皑白雪铺天盖地。杂乱倒在地上的树木被埋葬。粼波湖的皱皱水波被冰封,倾下来的雪落在明楼头发上,衣服上。他站在湖心,似乎是对突如其来的雪感到不解。“下雪了……向导院大概是要放假的。”明楼毫不在意身上落的雪,低声喃喃。

明诚从远处踏雪而来,在冰冻的湖面踩出声音来。偌大一个世界,沉静得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,广阔的只能见着白。衬他脸上一抹擦出来的血痕,莫名温柔。明诚的身子几乎要透明了,指尖快要失去轮廓。可是真正见到明楼的时候,他一个踉跄差不多是扑上去。把快要消失的自己放进他怀里,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。

“明……明楼……你听我说……”明诚紧紧搂住怀里的人,感觉到明楼有一丝犹豫和茫然,他眨了眨眼,化了的雪水顺着脸颊划下来。明诚稍稍退出来,微微仰头直视着明楼。

“明楼,你听好,我是你的爱人。我爱你。”

“你不知道的话我来告诉你。”明诚捧着明楼的脸,不是雪水的液体也跟着流出来,把他眼角染红。脸上的伤痕被咸涩的液体浸过,疼且痒。

真糟糕,明诚想。

“我居然不知道你从向导院那会儿就觊觎我……你情书到底什么时候给我?你让我叫你大哥,你知不知道长兄如父意味着什么啊……十年,还以为是我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,到头来你这样憋屈……我又怎么了啊……”明诚越说越气,最后抖得不成样子,被面前的明楼握住了手腕。干脆利落的堵住了他的嘴。

用一个明诚从来没有尝过的深吻。

“唔……”
明诚只来得及瞪大眼睛,被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冰凉的嘴唇被突然含住,温热柔软的触觉缠上来,意外的美好。然后牙关被撬开,明楼的舌头滑进来。图景里飘扬的大雪渐渐小了,六边形的小巧的雪花落下来。明诚只觉得眼前的人滚烫,是世界上唯一的热源。摇晃的地面渐渐止息。

两个人站在纷纷扬扬的雪里吻了许久,头发上都沾满了雪花。恍若白头。

明诚头一次这样被吻,有些吃不消。脸色通红才让明楼渐渐停下来。明楼把他的脸放在自己肩头,自己埋在他颈窝狠狠抱着,“明诚……明诚……”明楼一声声叫唤,双臂收紧,几乎把他搂进自己骨血。

明诚慢慢应着,心里却恨极自己的决定。自己总是这样没用,明诚抬手看自己已经失了颜色的手臂。他不忍心一次次让明楼先希望又无望。明楼的精神图景还没有彻底平稳,他现在所能做的也仅仅是暂时减缓明楼的崩溃。

然而雪还没停,像是要下个一辈子。

“明楼,你答应我一个事情,一定要答应。”明诚抬头看他,甚至带着浅浅的笑。
“你说。”明楼松开手,手指在后背划过明诚突出的蝴蝶骨。一下下时重时轻,叫明诚几乎是艰涩地开口。他狠狠咽了一下,一股腥味儿。

“请你务必好好照顾自己,哪怕见不到我,也要。因为我永远是爱你的。”明诚眼里有什么闪烁着。
因为我再也不能爱你了,明诚心里跟着颤抖不已。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跪求红蓝 自己评论
给我评论的小可爱祝你们的温柔都有回报!

当然如果我更快更文也算回报的话。

蟹蟹看到这里的你♥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