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【楼诚】遗谁5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
等我全写完了一定要认真修一遍……以及终于写到初遇了真是非常不容易了。母胎单身十六年……并不知道被暗恋的人喜欢是什么感觉啊
前文:
遗谁1  遗谁2  遗谁3 遗谁4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巍峨的军校大门衬着上头的金字,地上铺着整齐的灰砖,踩着灰砖走进去,路长得像是没有尽头。分岔的地方接着两条青石路。一条蜿蜒向幽静的树林,不见踪影。另一条则是转过宽宽的台阶,被屏风遮去了。那时候军校初初建成不就,外军来犯。王天风和明楼都算得上是第一批毕了业就上战场的。

明诚站在分岔路口,有些恍惚。向着林子的小径通往的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向导院。林子尽头有一根通天高的白色石柱,撑着天似的。而通向台阶的则是……是自己一直没能看一眼的哨兵院。

太阳淌下来,晃了明诚的眼。他恍惚觉得眼前的景象都重了影,泛了白。明诚咬牙拍了拍自己脑袋以求清醒。是在明楼的图景里逗留太久了,精神几乎被抽离。但他还没有完成给自己安排的最后的任务,不许倒下。

他揉了揉痛极的额角,下意识走向没有走过的台阶。明诚在军校生活了三年,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屏风后面的世界。那堵花岗岩筑的屏风高大,生生堵着他三年不敢踏入,一直到毕业他都没能进去。

那时候他以为毕业了就能给明楼做助教,常伴他左右,总是会进去的。

哨兵院的建筑同向导院几乎对称,外观相差无几,但内里就差别很大了。哨兵院的宿舍楼为了照顾他们发达的五感,隔音极好,墙体厚实,地面柔软。明诚踩上去腿软,差一点摔了。被惊得清醒了几分。

“哎……明大哥!”明诚听到带着戏谑的声音从宿舍间传来。耳熟却想不起来是谁。明诚屏了投影潜进去,看到明楼自己坐在椅子上,被三三两两的室友围着。

“明大哥……”,其中一个搭着明楼的肩不知道在学谁,掐着一把嗓子,惹得其他人哄笑起来,“哥儿们说说,隔壁向导院的姑娘,啥时候这样叫过咱们?”

四周的人都嬉笑起来,“是喽,都没明大哥有魅力。”明楼懒得搭理他们,挣开那人胳膊站起来往外走,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一阵儿又开始悄悄骂他不是。

明楼出来的时候王天风在外头候着,见他过来敷衍地点点头,“怎么,又惹上什么烂桃花,老远都听着了。”明楼不语,他才自觉无趣般吐了烟,“哎,知道你不愿意让明诚知道,我都瞒着呢……你看,你那情书写半天了,再不给发霉了啊。”

明楼的眼里闪过纷呈的色彩,又突然淹没在一片漆黑,“我一生不会和任何向导结合的……阿诚那么需要安全感一个人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
明诚就面对面站着,一错不错地盯明楼眼睛,呼吸平静。他没什么力气,却不得不被迫接受。事实上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消磨一个人的期待,他不再是什么都相信什么都愿意等的小孩了。他明知道错成空白的十年没有人能补偿,也没有人有责任补偿。他以为自己哪怕一厢情愿,也总是有个方向有个希望的。

所以他看到自己不可思议的好看;所以他看到自己背对着阳光被光晕勾勒了侧脸;所以他看到明楼受伤时哭得没了声音的自己,泪痕被那时本该没有醒来的明楼一一抹去。

明楼原来是喜欢他的。他没有想过。又或者是他太怕明楼不会喜欢他,潜意识里就这样逼他。现在方向突然落空了,况且明诚也真的没有时间了。从三十七小时前,他要用命换明楼起,他就不存在了。

因此这个时候让他知道,自己的十年不总是隔岸眺望,对面也有人曾试着划舟破浪。现在让他知道了,他却除了强撑着平静,假装忽视眼里无意识滑下来的液体,什么做不了。

明楼室友那几张笑脸又在明诚脑海里晃,嗡嗡作响。明诚稳了稳身子,猛然惊觉是哪里不对。那几个勾肩搭背的室友里面,分明有他看到过的脸,并且是最近才看到的。

郭骑云帮他潜入敌方总部的时候,被他瞥见一个身影。那张狰狞的脸在他脑内与另一张重合,拼凑出一个破碎的真相。
这个人是叛徒。


而那湖……湖的话……大概是粼波湖了。明诚猛然转身飞快地朝湖那里奔。

南田洋子一定是知道了这十年,甚至十年以前明楼身边发生的所有大事……他知道得太迟,甚至比不上一个同明楼关系不太好的卧底。

他现在必须赶到粼波湖,明诚突然笃定这一层的核心事件在那里。

他十四岁那年,初初觉醒成向导。属于向导强大的精神力疯狂在他脑内生长,几乎要冲破脑海。
精神的增强对任何刚成为向导的人来说都是好事情。甚至觉醒的精神越多能力越强。然而这样的能力却分明是折磨着明诚。原本被自欺欺人地封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被强行撕开了口子。无数日日夜夜里被无端呵斥,被凌虐。饥寒交迫的夜里仰头看不到月亮。身上的伤结了痂,又被一道道落在了心头。

他逼自己忘记,逃出来那天就把过往所有的伤痕埋葬。现在被陡然生长的精神穿透,全都血淋淋摊开了。明诚几乎崩溃,刚觉醒的小向导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精神。明诚只能一步一步艰难地迈着。

粼波湖的湖水冰凉,刺激着他皮肤。好像……好一点了。岸上倒影破碎,突然又一道水浪拍过来,眼前的水被揉碎,出现一个陌生的身影。明诚觉得自己似乎被揽住了。他甚至觉得是自己内心的渴望造出来的幻觉。多少年没有被人拥抱过,他几乎是安心地在不知何来的怀里昏厥。

那是他第一次遇见明楼。醒来的时候,那人坐在他床边,伸手够他额头。“退烧了……明诚对么,名字挺好听,跟我同姓。”明诚茫然抬头,这个姓氏本来是他自己捏造的,竟然有人能和他同姓。让他恍惚有是家人的错觉。“你可以叫我大哥”,那人递过来一张单子,“明小向导,愿意来军校么?”

明诚愣怔,接过单子。是报名单,上面有好几栏。明诚一眼就看到最底下,白纸黑字赫然是“家庭情况”,原先他一贯填无的地方,是明楼亲自填上的,“兄明楼”。

还好明楼转过去了,没看到单子被洇湿了一小块儿……


明诚跑得急,几乎不像一个精神快要抽离的人。风声在耳旁呼呼吹着,掩盖了一切声音,世界突然静得像是只有他一个人。

他踉跄地跑出军校大门,险险没被坍塌的石块砸中。粼波湖面上一年四季吹拂着微风,总是粼浪层层。所以那儿的人都这样随口称它。明诚绕过树林,小路上的碎石子是引向湖畔的。

“阿诚,毕业以后做我助教吧?”

明诚拨开树枝,弯腰跑过去。

“阿诚,这是向导院教授王教授。”

明诚的袖口被斜生出来的虬枝挂住,他喘着气用力一挣,袖口撕裂。

“阿诚,愿意来军校么?”

明诚远远看到了粼波湖的水,阳光底下像是碎金沉浮。

“可是阿诚……我不能……”

湖心的水打着旋儿,激起巨浪。那年二十三岁的明楼现在巨浪中间,神色迷惘。



明诚突然停下脚步。
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想替诚诚说一下
诚诚不比南田弱,但是这样久地停留在他人图景会导致自身受到极大损耗。诚诚真的是向导里头厉害的那种了,真的比南田厉害!南田也是因为有卧底有助攻才能这么快的。我写的我说他厉害就是厉害!(强行)


跪求红蓝绿!

评论使我更文!

爱使我发电!

评论(3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