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【楼诚】遗谁4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
果然写长了就是很容易暴露文笔辣鸡么……难以做到详略得当……改了几次然后还是发出来了……有空再修吧
前文: 遗谁1  遗谁2  遗谁3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诚记得这个场景。他熟悉这次相遇后发生一切事情。不止这次,以往他的所有记忆里,有明楼参与的部分,都深刻之极。

他记得师哥那时候跟他说是来申请留校的,从助教升任教授。然而一个月后他们就真正的分别了。明楼离开那天没有告诉他,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时候他申请的其实是直接调到总部去。

明诚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被傻傻地哄着,他那时候竟然没有察觉王教授脸上戏谑的神情。明楼笑着揉揉他的头发,“等我申请成功了,留在哨兵院教书,你就在向导院,多近。”明楼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轻,明诚却听得分明,“等你毕业了……就来哨兵院做我助教,嗯?”

明诚看到自己眼里一闪而过的明亮,“好的啊。”

自己的影像出去之后,明诚仗着自己屏了投影,坐在王天风的办公桌上。王天风听着门一关上,立刻笑出来,“怎么了?舍不得你的小朋友?”“哪里……”明楼的眉头轻蹙,嘴角却保持着弧度,“你知道,他向来是说了什么就一定会做到的。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王天风摊手,一副刻意要气他的样子。

“所以你打算调到总部去,那里要求挺高的。”王天风好一会儿才恢复正经。明诚立刻警惕,毕竟这是找到核心事件的最重要的线索。“我得先去一趟苏联,他们要我有所历练”,明楼的手指不自觉的捻着,“小朋友要是知道了,肯定不论如何也会去的,他太要强。”

王天风懒得听他说关于自己爱徒的一切事情,随手抽了张申请单打发了他。明诚还坐在桌上,久久不能回神。这么多年他所打听到的消息,都是说明楼出国去训练了。如今他才只能叹一声命——他那年毕业以后同样被王教授送去苏联,苏联的军校也有一根同向导院里一样的,巨大的白色柱子。他每每去抚摸石制的柱面,总回想起来明楼多年前唯一一次的失约。

没有想到他们是去了同一个地方,明诚直直盯着眼前的影像,活该他一生都该追随着明楼的脚步。

却如何都追不上。


明诚听得伏龙芝,就迅速从向导院里出来,飞快地奔往记忆中的地方。谁料他刚跑出来,地面就一阵猛烈地震动,水声滔滔。明诚心里突然一震,似是跟着崩塌了一块。

他尽力狂奔着,赶到高处去看。是海水。他记得原来海水没有涨这么高的。第二层的陆地较第一层就是大了不少。可如今海水还在疯了一样往上涌,地动山摇,明诚脚踩的高地被震碎,他来不及闪身,突然自高处坠落。不可抑制的惊惧如浪潮涌动,咸苦的泡沫翻腾着。

怎么会。

他已经分析出来明楼纵向图景的构造了,这么来看大概是五六层是关键的,其余都是无关紧要的。机密自然是埋藏在核心,可那是生理上的核心。他精神上的核心是层层皆有的,层层皆可以毁。

他的图景一般有陆地和海洋两大部分。所以一旦上一层被破解,往下一层就会涨潮,海水淹没陆地,将水位移到上一层原本的高度。

这就是说,南田几乎毁了明楼的第一层图景了。
就算她是误打误撞,第二层也就此失去了庇护。明诚猛然颤抖,一天过得太快了,转眼南田已经来过两次了。

如果不快一点,明楼会……明楼任何一点点崩溃的可能他都不愿意去想,明诚努力控制好呼吸,攥紧了手里的纽扣,像是要把他握进自己的血肉。要快。要万无一失。


南田洋子的策略向来是能毁则毁。破坏一个事件,如果不能使对方崩溃,那么就再来一个。她有的是时间同明楼耗。只不过运气稍好,让她畅通无阻。第一层图景缓缓下沉,沙砾四溅。南田拍了拍自己沾到灰尘的衣服,低头看着滔天海浪,心情阴翳着愉悦。
看来是可以好好玩一回了。


明诚缓过劲来,朝图景内部狂奔。

伏龙芝地点隐蔽,被层层叠叠的树枝遮挡,墨色的枝干掩映。一点点阳光从树缝里垂下来,扯不断挡不住。
明诚记得这里长什么样,虽然很模糊,但那根石柱子依然实实在在提醒着他。他迟疑地探进去。好似近乡情怯。

这么多年想着猜着明楼的十年,如今被摆在眼前,他突然怕了。

明诚站在门前喘气。明楼便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视野。明诚一慌,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屏投影,这会儿站在明楼跟前,不敢乱动。明楼的眉眼较现在多了几分少年英俊,他虽然日夜想象着,却不及见到了的一万之一。

“同志来取药么?”明楼低头看他,是伏龙芝里的生面孔,却莫名熟悉,让他想起来自己的小朋友,“进来吧。”

明诚愣怔地跟进去取药,待明楼回身才想起来。“长官……您扣子掉了。”,明诚张开手,手掌里是被捂热的一枚纽扣。明楼回头,轻轻接过去,然后手上动作停顿了一下,重新替明诚拿药。
“再见!”明诚拿着药,眼里甚至含着愧疚的笑和不知从何而来的遗憾,飞快消失在门口,明楼看得一阵怔忡。

海水声还在耳边响着,第一层看来就要坍塌了,明诚闭上眼吞下药,陷入黑暗。

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。明诚站在一片湖的中心,晚风吹拂。明诚算了算时间,大概这会儿南田已经出去了。第二层尚未被侵入,因此第三层的夜色,静谧而令人心安。总算是赶在她前头,明诚松一口气,却不敢闭眼,双目涩涩,他唯恐自己因困倦睡着了。他坐在湖心,努力集中精神辨别时间线,然而自己的思维屡屡滞着。
明诚最后心一横掐了自己一把,想着王教授突然就定了神。他散播开精神,才终于推算出来了。

他还不能这么快被击溃。有了前两遭的经验,明诚这一回动作快了许多。或许是因为激动,他不可抑制地不住颤抖,直到见到了核心事件的明楼,他突然失控般冲上去搂住了他。无声的眼泪发狂一样止不住落下,没有人知道他多怕。

明楼微微低下头,愣了一下,伸手抚他起伏的后背,很久才感到怀里的人呼吸渐渐平静了一点。他抬手抹掉怀里的人额前的冷汗,用力握了握明诚的手。

明诚抬头,深深地看着明楼,像是要把他记得更深一点,然后猝然松开手,沉入下一层。
南田一路的穷追不舍虽然让他几欲狂躁,奇怪的是明楼面前,他会突然变得冷静。

很快是第五层了。耳边未曾消绝的水声还在扰乱着他。明诚尽量不去想要是再这么下去,明楼的关键图景就尽数崩塌,再没有挽回余地。他记得王教授教过的一切内容。只要抢在南田前面守住精神核心,便一切都还有希望。

明诚蹲在湖边看着自己的脸。他其实早就怀疑每一层图景里都有的湖是什么重要提示了,可惜毫无头绪。明诚直起身,又是十二小时,南田似乎得到了什么线索,飞快地追着,似乎是已经到第四层了。

他伸手把水里的倒影搅碎。

要快。要万无一失。要……至少要让他知道,自己一直爱着他。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以感觉还是甜文好写啊……瘫
写出来的和脑内想象的差好多。

不管

依旧是跪求红蓝绿!
评论是更文的动力!

爱也是!

评论(6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