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【楼诚】遗谁3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本章几乎都是甜的(不知道为什么,写糖的时候节奏突然拖沓,我的锅😂大概是想甜久一点,毕竟以后……是吧?

前文:遗谁1 遗谁2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想通了以后明诚倒是释然了,不要这躯壳了也罢。用他一命来换明楼得救的机会,终结这十年来对他无谓的暗恋。
挺值了,明诚告诉自己,至少孙泽一定觉得不亏。

十四岁那年他迟迟觉醒,被人从湖里捞出来的那一天,明楼的名字就已经刻在心头了。纵使十年遥遥观望,心里头的印记仍是消不去磨不灭,越是经历风霜,越是滚烫地熨着。

他想忘忘不掉,想要要不到。难为梁仲春一把年纪老想着给他牵线搭桥,他不敢答应,也不敢不答应。

如今他只能孤身撑着一股精神在他图景里寻找着核心事件。明诚曾经破解过王天风最为复杂的考题。那时候王天风一直以他为得意弟子……王教授这些年宛如人间蒸发,明诚也连带着渐渐由曾经的锋芒毕露变得隐忍沉着。

明诚进入图景的时候就注意到那块海水了。城市在海水中央,看似重要的部分是城市,实则容易忽略了海。明诚那些年将王教授的剑走偏锋学了个十成十,虽然知道他可能受对明楼的感情的影响,判断也许会有偏差,但还是极力冷静。

他现在需要赌,赌就算过了十年,他们仍旧心有灵犀。

明诚调动了投影扎进海里。所以透过海水的蓝绿色看到明楼的时候,虽然只是胸口剧烈起伏着,但他确是欣喜得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明楼感到自己从海水中被人硬生生拽出来了。紧蹙着眉头攒着怨念。明诚叹了口气把他摇醒,明楼这才从窒息感中恢复过来。明诚敏感地察觉到明楼的图景略微轻松了些,看来这才是核心事件了,眼前的明楼便是明楼此时此刻感受到的精神。

明诚用自己在图景里实体的投影紧紧握住明楼的双臂。毕业这么多年来总是第一次离他这么近,然而时间有限,不能多看看他,明诚只能开口解释。

“总部……孙部长派我来替你梳理精神,明长官,你现在在敌军总部,等我梳理完毕之后就杀出去。”明诚似交代一般急切的语气,掩埋了他说谎的心虚。向来是半真半假最让人相信。明诚停下来咽了咽口水,再开口时声音小了不少,“……我是我军总部a级向导,我叫……”

“……明诚,对不对。”明楼缓过劲来,打断了他的话,“阿诚,你不记得我了?”见明诚愣怔,明楼轻轻扯了扯嘴角,“我是你师哥。”

“我……知道的。”明诚垂下头,没让明楼见到他怅然若失的神色。明楼看着他一缕翘起来的头发,艰难地控制住揉一揉的冲动。明楼清楚着他的所谓“任务”,因此也不太敢耽误他,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件东西。

是一枚木质纽扣,大概有一元硬币那么大。明楼最后还是情不自禁地抚了抚明诚的发顶,“拿这个去,明楼……我是说下一层关键事件里的我……会认得。”
明诚接过来攥在手心,重重点了点头,临走突然猛地回身搂住明楼。反正他选择了有去无回,最后一面总不能留下遗憾。

明楼被突然抱住有些愣怔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低下头在颤抖的发旋上落下一个没有人察觉的轻吻。

明诚不敢太贪恋明楼怀抱里的温度,只匆匆搂住便回身,攥紧纽扣跳入海中。他对水还残存着一点恐惧的,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将死之人便突然又无所畏惧了。

沉沉浮浮间明诚终于睁开眼。

是第二层了。这里的景色同最外层还是有些不同的。最大的不同大概是陆地面积增大了。去哪里找核心事件……明诚有些郁闷。这里的风景带着一点莫名熟悉的感觉,他总觉得答案呼之欲出。

他转过残缺了一角的拱门,石制的台阶不堪一击,明诚走上去的地方全都碎成石块,簌簌落下。林子的尽头隐没着一座建筑。是……是……
明诚感觉自己的头一下下疼着,不禁抬手揉揉额头。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啊。

……是向导院。

明诚站在石阶顶端,低下头可以看到清波和湖水。他的影子倒映在水里,随着风波动着。虽然第一层里头他的投影是自己平时的形象,但在第二层图景里,由于本层的核心事件的时间是过去。因此空间是弯曲的。明诚的样子有些变化,他低头凝视湖水的波纹。也许因为时间线倒退,水中是清瘦的少年模样,瞧着秀气,眼里透出来的灵气又不会说谎。他像是回到了多年前,却又不似多年前,较之多了几分内敛的沉静美好。

看来这会儿的核心事件里头,明楼大概已经从哨兵院毕业了。是他没有参与的十年了。明诚叹息,同时庆幸着这十年遥望,他一点没有落下明楼的消息。他还是很想看到许多年不见,明楼长什么样。

和他心里想象的,一不一样?

明诚长呼一口气,从石阶跃下来,走进向导院里。踩在熟悉的长廊石板上,明诚莫名眼眶温热。

绕过白色的柱子,走进办公楼,凭印象去找王教授的办公室。很多年没见王教授了,对他的思念不比对明楼的少。
他站在门口深吸气,屏了投影。然而他推门进去的时候还是差一点笑出声来。明楼和王天风什么仇!在他精神图灵里头,王教授竟然是个小矮子。虽说王教授是比他矮点儿,却也没有……这么矮的。矮得明诚半蹲下来才能打量他的脸,笑声同眼泪一块儿落下。

虽然只是明楼记忆中的形象投在精神里,明知屏了投影对方是看不见自己的,就算开放投影,对方也不一定认得这一层的他。明诚胡乱抹了眼泪,回身听到敲门声。他循着声音回头,看到那个时候的明楼。

可惜时间线不对,比核心时间年轻了些。等明诚笑够了看明楼一眼,突然笑得更狠了。——明楼真是自恋之极,把自己的影像弄得风度翩翩一表人才,现在王教授桌前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这个事件虽然不是核心事件,他却是知道的。那时候明诚有来找过王教授,恰好撞见过师哥。
他听两人拌了一会儿嘴,他们说相声似的,惹得明诚憋笑憋的辛苦。然后门又一次被推开。

“王教授,明师哥。”这大概就是自己了。
“嗯”,明楼立刻换了一副温柔的表情,“你也坐着。”
自己站起来宛若主人般去搬椅子。

明诚看着曾经的自己在明楼精神里的影像,一阵愣怔。好看的。比他自己都好看。梁仲春说他好看不自知,他却觉得这个影像比自己要好看得多。带着明媚的少年气,如何看都生动之极。好看得惊心动魄。

他在军校里头过了三年,也认识明楼三年。他们曾经也是亲密无间——亲兄弟般的亲密无间。明楼是他唯一的挚友,当然他不是明楼的唯一,却也心满意足。明诚惊异于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是,几乎可以用美好来形容。他突然觉得如果一辈子没有毕业,一辈子做着朋友,是不是也不算很坏。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跪求红蓝绿

给评论的话我会跟你走的quq!

新年快乐!

评论(9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