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【楼诚】遗谁2

warning:伪哨向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
我的天啊我昨天双更了今天还更……真的是非常勤奋了……(突然肝疼

第一章后半部分有改动,建议看过的再看一遍,不然可能接不上哦
指路: 前文链接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明诚闷声坐在上铺,修长的小腿伸出来,一下下踢在下铺的床帘上。
梁仲春看不过自己刚洗的床帘被这样糟蹋,出声阻止,“好了……你一个a级的跟人家s级的争什么功啊,谁看不出来人家许以皈喜欢明楼了……你呀就好好呆着,总比出去冒险好。”

明诚充耳不闻,轻哼了一声直接仰躺下去,垂着的双腿一错,绞住床帘布愣是把它扯下来了。梁仲春看得心疼又不敢开口,只能默默去把地上的布捡起来扔进洗衣机。


最后还是说不过明诚,梁仲春身为总部内部最资深的八卦贩子……竟然也有打探情报的一天。明诚给的报酬是帮他洗床帘,梁仲春皱着鼻子,碍于明诚明晃晃的“不帮我就揍你了”的眼神,还是乖乖从了。

于是梁仲春愁眉苦脸拿回来明楼的定位,看着明诚自己收拾妥当整装待发,还是悠悠叹了口气。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不把生命当回事儿……可惜了一副天生清秀的好皮囊。


许以皈潜入敌方的总部,根据定位很快找到了明楼。然而房间里时时刻刻有人防备着,许以皈服了药剂,隐蔽在临间,用精神去进入明楼的图景。

果然是一片狼藉。废墟一片的城市。许以皈想着速战速决,迅速布散来自己的精神力,在城市里地毯式的巡着。南田洋子虽然没有彻底毁了明楼的图景,但也造成了些许混乱。医院里头荒凉无人,像是什么恐怖片儿。

许以皈几乎是找遍了整个图景,可是连一点点可能透露情报的东西都没有显露出来。明楼不愧是s级黑暗哨兵,就算已经濒临崩溃,最要紧的防御系统依然死守核心。许以皈这才感到恐惧,因为明楼这样做,虽然没有给敌方留下可能获取情报的机会,却也实实在在阻碍了自己对他的解救。

他停留的时间足够久了,身体隐蔽在隔间里已经发麻。许以皈忽然想到一种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可能,他用尽剩下的精力向下试探。然后脱力般收拢精神,坐在隔间里发怔。

他刚才发现,明楼的图景是纵向的。

纵向的图景构筑的时候需要花费挺大的精力的。是按照时间线,或者说大事记叠起来的。所以虽然每一层里面都同时发生着一些事,各个年龄的明楼也存在在各个部分,伪装得像一个正常的图景。但是这些事都算得上无关紧要,真正重要的是每一层的核心事件。

南田洋子大抵是想不到明楼会构筑纵向图景,所以第一次进入只是横向探索,并且并没有恰好毁掉核心事件。因此图景毫发无伤。
然而许以皈抬手抹了抹额前的薄汗,打开麦,“孙部长,我救不了明楼。”他缓缓地把身体深伏下去,以求快一点恢复体力,“……没有人救得了明楼。”

他是真的救不了明楼。

纵向的精神图景他也只是听说过。当年军校里头教授随口一提过,说世界上唯一一例纵向图景,也是首创纵向图景的人,是我校毕业的校友王天风。他曾经想要在向导院批量传授纵向图景,然而构筑难度高且收益甚微就被淘汰了。因此没有人想到用纵向的角度排查,甚至如何找到核心都是一门超纲的不可能学的功课。

没有人知道怎么救,没有人救得了明楼。


许以皈回来的时候神情恹恹,孙泽已经把头发挠成了鸡窝。想了想还是又召开了会议宣布放弃明楼,再如何不舍也是要按程序来的。战场上每天有人牺牲,谁都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。

更可气的是明诚又一次缺席了紧急会议。他自从调到总部,参加会议的次数屈指可数,偏偏明楼明里暗里帮着他,拦着自己处罚。思及此处,孙泽越发头疼,转身吼梁仲春,“明诚他妈又去哪儿了!快他妈的给我叫过来!”

梁仲春缩着身子连头都不敢抬,颤声儿回话,“他……他不舒服……胃疼……就没来……”

孙泽见他如此畏惧,正眼都不瞧他“那算了,左右不差他一个。”


实则明诚确实不太舒服,决定去看看明楼以后,他一直处于低烧状态。由于他这次的行动是不经总部的批准和协助的,他只找来一个愿意帮忙的哨兵郭骑云。

他们俩是在军校认识的,郭骑云这个人能力虽不是很大,却把义气看得比什么都重。明诚花了两个晚上同他策划了潜入的方案,果然还是需要用到郭骑云的地方。郭骑云同他不是直属同一上级的,他还能临时召集一些人手。

明诚最后终于想好了完全的策略,倒头昏睡到第二天,要不是梁仲春晃醒他,他还不知道自己发着热。

自然还是要按着计划来的。明诚一路撑着勉强混进了敌军总部,郭骑云让他保持联络就撤走了人。明诚透过玻璃遥望了明楼一眼,闪身躲了起来。

明诚闭上眼低语了几句,然后果断地探入明楼的精神。许以皈几分钟前才撤离,他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许以皈离开前的位置。路面上有个薄薄的小坑。莫名眼熟,仿佛牵动了他久远的记忆。他闭上眼寻思了片刻,接着猛然睁开眼。

这是强行纵向探索过的痕迹。许以皈定是排除了其他可能,最终才试着调整角度的。

明诚蹲下身,机械地修复着小坑,避免被南田洋子下一次来的时候撞见。然而他的动作越来越缓,内心紧蹙。有关纵向图景……他曾经有幸领教过。当年挑选适宜构筑纵向图景的向导的时候,他凭着一股毅力不肯倒,甚至坚持得比s级的其他向导还要久。大概是因为明楼那时就站在王教授一步开外,他不想让明楼看到自己认输吧。

因此宛若禁术对外宣称研究失败了的纵向精神,明诚曾经是有办法破解的。然而也只是曾经,如今他已很久没有见到过王教授了。他是唯一一个破解过王天风图景的人,面对明楼他却突然心虚。他的心中藏着太多对明楼别样的看法……主观看法过多必然影响到客观判断。

他跪在坑前,咬牙修复着。

南田洋子隔十二小时会来重新“审讯”明楼一次,如今最好的解救时机被许以皈用去,明诚不得不加快速度。明诚站起来远远眺望地平线。没有记错的话,这里的总部应当是原总部。原总部是建在岛上的。四面环海,无边无际。

明诚把投影放出来,把手用力扣在自己心口。那里跳得飞快且重,一下下敲打着手心。
南田洋子暂时只局限于横向探索,也就是说他仍然是有机会的——明楼便仍然有机会。为了明楼,他低下头低声呢喃,为了明楼,赌一把。

明诚再次睁开眼时,眼角猛然晕红,他飞快朝城市边缘奔去,不顾他身上已开始隐隐发麻。


深入他的精神。


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奖弱智竞猜:
是谁拦着不给诚诚发药剂?
是谁教明楼纵向构筑图景的?

我可能需要十斤核桃……私设背景什么的太难了……神他妈纵向图景……

珍惜日更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