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本不依

在每一个世界里盖温暖的房子
你可以来
我随时在


热衷搞年上


2016年4月入坑这样
时间过得好快哦


楼诚三周年快乐!!!

【楼诚】遗谁1

warning:伪哨向(私设如山´_>`
有原创人物
双结局(he/be)
这章诚诚的戏份太少了,下一章就换楼总活在台词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明楼从混沌中睁开眼。

大概是被注射了药物,身上的伤开始愈合了,精神却有微妙的撕裂感。不太妙,怕是在敌方总部。 虽然这么说来,敌方也算是待他不错了。作为精神岌岌可危的黑暗哨兵,竟然也被平放在什么地方,受敌方向导的“挖掘”。

沉浮见他甚至察觉到似乎只有一个黑暗哨兵被俘。被注射了精神药剂以后,明楼的思维开始迟钝,渐渐沉入自己的图景。

大厅里喧嚣无比。中间一位老者被团团围住。
“不错”,藤田芳政举着红酒杯现在华丽的吊灯下,细碎的光斑被玻璃折射,“这次我们虽然折了几个哨兵,但是俘获了敌方重要的一个哨兵明楼——南田”

“在。”下头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女向导回应着。
“你知道怎样对待我们的战俘。”老者将酒饮尽。

“是。”

感到自己在冰凉的水里下沉。明楼受药物控制完全陷入迷茫,眼前所见全是自己精神图景里的部分。他伸手捞了一把,强行集中注意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
在水里么……为什么啊。

南田洋子很满意地拔出针头,黑暗哨兵常年处于精神崩溃边缘,只有定期接受梳理。而眼前这位,算是大人物。几次都差点抓住他,终于让他们事成了一回。明楼位置高,能力也是够的。知晓的机密自然也是其他哨兵不能比的。

可惜了,南田笑着拨弄自己的刘海,喝下特定的药剂,侵入明楼的精神。

明楼仍是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何被困在水里。似乎是要去救一个人。救谁呢?针剂带来的昏沉又一次发作,他终是放弃了抵抗,不甘地合上眼。

南田人为摧毁他人精神时,一贯的习惯是把自己投影出来。因此她进入明楼图景的时候依旧保持自己原来的形象。短发叫她随手扎起来,她循着破败的小径攀到高处,俯瞰这片迷雾中的地带。 果然黑暗哨兵的图景就是漏洞百出啊。 迷雾叫她吹散,入眼的城市到处是废墟,人烟罕至,竟只有两座高楼耸立。

医院和总部。

南田不由自主地嗤了一声。真是爱国。她又一次叹着可惜,脚步轻快地朝着医院去了。
大抵是南田洋子的投影在,医院里头深色匆匆的路人都无意瞥见她。她倒也不管,直奔手术室。多年来作为刑讯的向导,她早有经验,若是在精神图景里有医院,大概是对什么已故之人念念不忘的原因。

果然,她赶到时,里头正在生孩子。于是她屏掉投影走进去。里头人声沸腾,所有人手忙脚乱。
“大人快不行了……各位集中精神保住小孩。”其中一位似是比较有威信的医生直起身,四处看看。南田洋子连忙抓住时机去推门,门外迅速奔进来一个矮个子的男人,挥舞手脚地欲阻止医生的决定。

“求你……求你……救我老婆……我不要孩子的……”

手术台上的医生蹙眉,显然是受到了影响。虽然男人很快被拽出去,孩子却因为延误了时机没能抢回来。

南田一脸愉悦地盯着医生复杂的脸色,小跑着出了医院以免被坍塌的楼板砸到。然而她跑出几米远以后,大楼却安静得诡异。南田回头看,医院竟是分毫未损。

几乎是不科学了。她知道那个孩子是明楼的父亲。明锐东的出生直接导致了明夫人死亡……她以为这会是明楼对这个害死两个女人的父亲深重的怨怼。

然而医院没倒就说明问题仍然在医院。联系到总部也还屹立不倒。南田洋子惊觉自己预判的失误。应当先去哨兵区的。

医院哨兵区里。

每个房间都是单独隔开的,唯恐这些初初觉醒的哨兵收到什么刺激。南田开放了投影,去翻记录簿,径直走向明楼所在的房间。男孩见着有人进来,别过身换了一个舒服点儿的姿势。
未及南田开口,门外便是一阵喧嚣。传进来模糊的声音仿佛是孙泽——这个自大的敌方总部部长。若他没有发觉这个少年的潜力,是不是就不存在敌军王牌黑暗哨兵了?

思及此处,南田果断再次屏去投影。孙泽很快推开门,他身后一个助理样的人开口,“医生说,这里控制哨兵能力最强的就是你了,是么——明楼?”
男孩儿没开口,南田迅速从后头掐住他。明楼虽然是尽全力抑制了,不料南田逐渐加大力道迫使他吼出声来。

孙泽摇了摇头,领着助理关上门走了。

事实上南田也没有猜到,当年孙泽确实没有选中明楼。却在十几年后千方百计从苏联挖来了他。

南田飞快走到空旷的地方。在他人的精神图景里逗留过久就会造成体力的消耗。因此她现在已经是筋疲力竭了。更令她身心俱疲的大概是明楼的反应——无论她如何努力,他看似破败的精神依旧不动分毫。

真是从未见过的挑战呢。南田洋子叹了口气暂时退离明楼的图景。

总部召开了紧急会议。所有人围坐桌边,除了正中间是a级哨兵孙泽,其他人全是向导。

事实上原先a级已经是自身能觉醒的最高级了,然而现代药物技术还能使其能力更进一步。虽然代价不是常人能承受的,也依然有人愿意为此牺牲。

明楼是,许以皈也是。许以皈是总部唯一的s级向导。听说是b级扭过来的,吃了不少苦。而剩下的向导里头,唯一的a级就是明诚了。明诚曾经也非常想通过药物激化成为s级——也不知是跟谁较劲儿。可惜他每次向上级申请药物都被不知何人拦住。久而久之便打消了念头。

“明楼被敌方俘获……精神状态想必是岌岌可危,而且他身居要职,知道的不是一般的多”,孙泽站在桌面上,皮鞋跟一转,与木质桌面摩擦,发出奇怪的吱吱声,“许以皈,你去。”
被点名的向导端坐在一圈向导中间,优雅地伸手在桌面上轻敲,“是。”

其他向导听着许以皈应了任务,便懒得再管,准备四散开去。然而这时,桌子突然被猛地一扣,发出哐当声。

“明诚——有意见?”孙泽蹲下来,没好气地盯着青年帽檐下明亮的黑瞳。

“孙部长,我认为我和明楼的契合度比较高,此次任务由我完成应当更有把握。”青年抬手掀掉帽子,露出一张白皙清秀的脸来。孙泽偏头,伸手想捏捏明诚下巴,被对方躲开。

“明诚,契合度高有什么用,你忘了,明楼可是黑暗哨兵。”
“我记得。”明诚直直看着孙泽的眼睛,身子微微僵硬。

“记得就好,散会。”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改了几个惊天大bug

评论(1)

热度(24)